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法雨寺的悲喜師傅來電話說,悲心師傅從唐山回來了,過完春節還要走,念叨你呢! 六十多歲的悲心師傅是肇州人,我和他相識,緣於他的師弟悲喜。六七年前,我帶著小女兒格格去哈爾濱的極樂寺拜佛,我出家的四叔——悲喜師傅對我說,介紹你認識一下我的師弟,也是大慶那邊的人。於是,就和悲心相識了。當時的悲心正負責照顧極樂寺方丈上慈下法老和尚。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,可悲心盡心隨伺失明失語臥床養病的慈法老方丈將近10年,直到2006年5月世壽93歲時圓寂,悲心始終寸步未離,他的全心全意和盡職盡責,受到僧俗信眾的廣泛稱讚。那天和悲心師傅第一次見面,就是在慈法的方丈室。 悲心師傅俗家姓冼,我們聊天。聽他講從俗家到出家的經歷。我深深被他以“宏法為家務,以利生為事業”的精神所感動。幾次交往,我不知不覺被他高尚的人格所折服,由此我們就成了經常來往、無話不談的朋友。 慈法老方丈圓寂後,悲心師傅也離開了極樂寺。他先是到北京中國佛學院研究生班進修三年,畢業後,又到唐山一寺院當了住持,一年難得回大慶一趟。那天是臘月二十四,接到悲喜的電話,我和哈爾濱來的文友柳毅便欣然開車前往,去肇州法雨寺拜佛並看望老友。 那天的天氣特別的好,可以說陽光燦爛,萬里無雲。 大廣高速公路通車後,聽朋友說,去肇州只需40分鐘的時間。一直遺憾的事是,公路通車以後一直未走過,這次正好領略一下新修高速公路的風采。 上午九時,我和柳毅從新村出發,從文廣新局辦公大樓前轉上立交橋,走過光明,突然發現前面高速路被一堆小山似的黑土把路阻斷了。難道為了安全封路了,可今天陽光明媚啊,天空半片雪花都沒有。為什麼呢?正在疑惑,後面又來了幾輛車,顯然他們也不知道為何發生這樣的情況。一個司機師傅掏出手機問經常走這條路的朋友,電話那邊的人告訴,去肇州肇源,得從光明找路口那先下來,走一段土路,從一個什麼廠院外再上路。問明情況,我們前車當後車,只好尾隨跟著前進。折騰了半個小時,我們終於又重新走上了高速路。原以為走這條路能快點,誰知道還不如原路返回了。這條路因為今冬雪大,早已經封閉了,但我不知道,外縣一些車圖路近方便,就把一處處設置的路障全部挖出豁口,車雖然也能走,但路上都是冰雪,很不安全。我幾次想原路返回,但又心存幻想,以為別的車在走,誤認為可能就是這一段路不好走,猶猶豫豫中,越走越遠,只好硬著頭皮一直走下去。誰知這一走,足足走了三個多小時才到達目的地——法雨寺。真是欲速則不達,但悔之晚矣。 悲心師傅知道我們要到了,在寺門口早早熱情迎接,知道我們中午沒吃飯,就囑咐身邊人先安排齋飯。 敬香,拜佛後,我和師傅聊起了近段時間生活中遇到的困惑,奇怪的是,師傅沒有跟我談佛學,而是問我,看沒看過20世紀最後的國學大師錢穆的《人生十論》。他說大師說得對,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,已經根本解決了身與物的問題,現代社會,最重要是解決“心”生活問題,也就是如何安放我們的心,給人的心靈找歸宿。錢穆說:“父的心,走向子的心裡成為慈;子的心,走向父的心裡成為孝;朋友的心,走向朋友的心裡成為忠與恕。心走向心,便是孔子之所謂仁。”悲心師傅還旁徵博引一些故事,說明道與命、物與心之間的關係。我忽然感歎“聽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”,想必就是如此。“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”,抑鬱了一陣子的心結,經師傅引經據典輕輕地的一挑,心中頓時撥雲見日,一時暢快之極。 “讓自己的心走向別人的心裡找安頓,這是“心”最好的歸宿。“我領悟了悲心師傅的教誨,這是讓我在生活中多多的換位思考,用愛己之心愛人。看來國學的仁愛和佛法的慈悲原來道理是一樣的。 佛說緣起。人與人的關係,如果出現了障礙、不和諧,想是因為我們沒有走進朋友的心,或是朋友沒有走進我們的心。這樣就難免出現誤會,讓人惆悵了。朋友也需要慢慢交流相處吧,如同這次趕路,道聽途說,就貿然相信,結果願望和現實相反。心路的過程,也是瞭解的過程,走進朋友的心,也是需要這種過程的。 我的書房,裱有中國散文詩泰斗柯藍先生十年前來大慶贈我的手書條幅“我心依舊”,閒暇時,讀書或是寫字,抬眼便能望到,它似無聲的水,很多生活中的困擾,在我看見這幾個字以後,煩惱和不快便會一點一滴地消融。 歲月流轉,我心依舊,我心依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