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1th Oct 2011 | 一般
故鄉是一粒種子,從秋季穿過,用虔誠的身子鑽入我的心,在冰結的冬日等待春天的靠近。而東風就如巧娘的手指,只須輕輕一點,春天便在脈脈溫情中扭動起腰姿,窈窕地走來,於是我便有了一些燥動的情緒。   種子就是在風的聲音裡開始萌芽的,它懷揣著一個春天的花事悄悄地從泥土裡鑽出來,然後借了幾點雨水,就在此起彼伏的拔節聲音裡,串結出一個個綠意盎然的音符。故鄉就藏在這清脆的節拍裡,葳蕤著我的夢。   楊柳還沒有完全吐綠,一隻鳥兒翹立在枝頭,用脆嫩的聲音朝著另一隻不停地叫著,那啁啾的樣子常讓我想起冬天枯枝間的雀巢,那裡住了許多溫暖的故事。陽光是一朵嬌美的花,總是把美麗的愛撫含蓄地懸在老樹的枝頭,誘惑著站在村口的母親,那凝望的雙眸,如兩泓泉水,在風中泛著明亮的浪花。   幸福是從村莊上空林梢的那抹陽光開始的,當清亮的哨音沿著房簷從老屋的頂上貼著飛過,那些毛絨絨的羽毛便扑打著一輪霞光,溫暖了遊子歸來的眼睛。當我伸出顫抖的手指去觸摸母親蒼老的肌膚時,我發現,我的十指流香,上面竟然盛開了一束束花兒。而故鄉是那一片返青的柳林,讓我一直無法忘記它蓊蓊鬱郁的模樣。   故鄉常常哼著小曲,在月光下晃蕩。我提著一盞小紅燈籠,在院子裡和小夥伴們捉壞蛋,母親坐在窗前的燈光下,一邊穿針走線,一邊哼著小曲,那背影如少女般清純,那曲聲從窗縫裡輕輕地飄出來,順著月光柔軟地淌著,簡單而美妙。我想母親是七仙女轉世,心靈手巧,神極了。   這樣的歌聲一直餵養了我許多年,我的靈魂逐漸熟稔了。我學會了感恩,學會了為母親歌唱。而母親一雙結滿營繭的手越來越粗糙了,它捧出金亮的五穀,養壯了我的身體,讓我從它頑強的微笑裡學會了勞動,學會了把一些樸素的東西刻進心裡,再放進孩子的行囊。   故鄉在寧靜中沉入夢鄉,那均勻地呼吸聲一次次敲擊我的耳膜,我站在月光下,默默地翻閱一些心事。至今,我依然不能忘記那個新年,鞭炮如串結的玉米棒掛在那棵老槐樹上,炮捻點響時,院子裡飄滿了溫馨的祝福,樹頂的雀巢裡飛出的快樂的歌聲,一切辛勞與甘甜,曲折與平坦都會在一聲脆響中走向新生。   故鄉如詩如畫,總是把樸素的生活融進四季的旋律,在歌舞和諧的揉合中,讓生命的河流渲染著新鮮的生活,讓溫暖的陽光去親吻泥土的清香。 資料來源:辰光四溢-劉若辰 |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| 韓放——那一年南來北往 | amandadarcie的部落 | 『莫扎特通道』 | 聰明悠然的BLOG | 空谷幽蘭的BLOG | Helping Hands | 魯稚的陽台 | 養性堂 | 玩學堂的BLOG